坐等君归来

王耀生贺 all耀——美食组 微露中 弗朗西斯×王耀

水墨画的日历被一双纤白的手翻开,九月随着烈日炎炎走远,日历上用瘦金体写下的十月映入眼帘,而排在第一位的十月一日被红笔重重的圈画出来,小小的红圈中,“国庆日”三个字下面又多出了几个歪歪扭扭的小字“先生生日!!!”

手的主人顿了一下,过了一会才回过神来,王耀抬起头想了想,好像今天确实是自己的“生日”,当然,只是官方的“生日”,而他真正的诞生之日,久到连他自己都忘记了,毕竟他都已经五千多岁,在这漫长的岁月里,有无数的朝代建立又灭亡,而他的生日就随着这一次次的改朝换代更换着日期。

王耀将翻好的日历摆回原位,端起茶杯坐回贵妃椅上,一缕缕升起的雾气带着刚泡好的茶香缭绕在他的鼻尖,他轻呡一口茶水,舒畅的出了一口气,生日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普通的一天罢了,已经过了五千多个生日了,再过一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他回想起上次阿尔过生日,邀请了几乎全部国家,一个派对从早嗨到晚,阿尔还非常认真的把上百根蜡烛插进了那个巨型蛋糕里,一个一个的点燃,对着它们许了一个愿望,还要请大家一起吹蜡烛,当然结果就是蛋糕被插成马蜂窝,没有人愿意吃,不吃也不能浪费啊,所以就看见亚瑟奸笑着把一大块奶油呼到了阿尔脸上,然后……场面就控制不住了,王耀看着一群平时严肃的不能再严肃的人互相抹奶油,震惊的下巴差点没掉下来,好在他身手敏捷,一连躲过了十几次奶油攻击,正当他暗自庆幸时,就听见阿尔大叫:“你个大粗眉毛,受死吧!”一块巨大的奶油从手中飞出,正打向王耀前面的亚瑟,在奶油要碰到亚瑟胸口的那一刻,亚瑟忽然一闪身,奶油从他身边擦肩而过,他哈哈大笑,指着阿尔“哈哈哈哈没打到!哈哈哈……弱鸡……”,不过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,因为他是躲过了这次攻击,但那一块粘腻的奶油正中了王耀的脸(为什么耀君的脸才到亚瑟胸……),王耀眼前瞬间一白,头发混着奶油粘在了一起,“卡啦”王耀手中的玻璃杯被捏碎了,然后,全世界都陷入寂静。

“谁干的。”两声不同的质问瞬间拉低了整个房间的气压,就看见伊万从沙发上腾的一下站起来 ,拿起一旁湿纸巾半跪下来帮王耀擦干净满脸奶油,随手将已经脏了的纸扔在地上,一步一步走到众人面前,满脸“笑容”的再次说了一句,“是谁把奶油扔到小耀脸上的呢?”

所有人默契的后退一步,把阿尔供了出去,阿尔尴尬的笑了笑,“啊哈哈……玩游戏嘛……不要这么在意细节……”然后转身就往门口跑,当然,他很快又被伊万像拎小鸡一样拎了回来,所有人脸上都写满对他的同情,以及,幸灾乐祸。

最后还是王耀拽着差点黑化的伊万说“虽然我也很生气但是给寿星留点面子”之类的话,才没让伊万把剩下的蛋糕都扣阿尔脸上。

王耀虽然喜欢热闹,但还是接受不了生日派对,如果自己也开派对了,那他们岂不是要拿着长寿面互抡?
一想到这个,王耀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而他的弟弟妹妹在接受了一百多年的西式教育,竟然也开始闹腾,在上一次带着他们去给弗朗西斯过生日后,这三个熊孩子就开始密谋着什么,并在王耀的日历上拿红笔圈出了十月一日。
额,他们不会真的……

王耀打了一个寒颤,忽然觉得自己要凉,赶紧喝了一口茶压压惊,温暖的茶是很好的镇静剂,茶香弥漫在口腔中,王耀葛优瘫在贵妃椅上,“啥也不干就躺着就是最好的生日了……”

正当他马上要去见周公时,一双小手蒙住了王耀的眼,又有一双手将他的两只胳膊反拷在椅子后面,王耀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,又有一个冰凉的东西撬开了他的嘴,然后,无数甜香又带着点酸涩的液体流进了他的喉咙里,这是……葡萄酒???

“咳咳咳……我ri”他的嘴很快就被灌满了,暗紫色的液体从他修长的脖颈上流下,弄脏了洁白的衬衣,被呛到的滋味真不好受,更何况还是酒,“歹徒”被王耀的咳嗽声吓到了,有那么一瞬间放开了手,王耀趁此机会一把夺下葡萄酒瓶,另一只手抓住“歹徒”的衣服,定睛一看,爆发出一声怒吼“湾湾?!怎么是你?!”

头戴梅花的长发少女挠挠脸,然后一把扑到王耀怀
里“先生!生日快乐!”

王耀的气还没消,拿手指戳戳王晓梅的额头“你们这是要干什么?什么时候轮到你们给我灌酒了?”王晓梅一看形式不妙,王耀这是要发火的节奏,赶紧睁开星星眼,奶声奶气的说“唔,这是生日礼物啦,上次见到的那个金发大叔说生日礼物送葡萄酒是最好的,我……我怕先生不接受,所以就想到这个方法了……唔……对不起……先生不要生气了……”眼看着面前的小姑娘马上就要哭出声了,王耀只好将她抱起来,戴好梅花,收住火气“不哭不哭,先生不生气,湾湾以后不要这样了,不要跟那些人学坏。”

王晓梅嘟着嘴点点头,一副认错的模样“呜呜呜,人家错了……可是先生为什么不批评小香和小澳,明明是我们三个一起……”

王耀扶额,这卖队友的速度真够快的,他摸摸王晓梅的头,“好啦好啦,先生不怪你们,出去玩吧。”小姑娘在王耀身上抹了一把眼泪,然后抽抽嗒嗒的走了。

大门合上的那一刻,王晓梅就听见屋内传来一声怒吼:“弗朗西斯!你,给老子滚过来!!!”
王耀看着被弄脏的衬衣,颤抖着举起茶杯【呐,喝口茶就不生气了……湾湾他们也是一片好意,你作为兄长怎么能生气呢,弗朗西斯也还小……还小……要大度,要宽容……宽容……宽容个**!】
一阵门铃声响起,打断了王耀正准备摔茶杯的动作,王耀有些不耐烦“谁啊?”顺手拿了一件外套披在身上,走到大门前。

“呦!美丽的小耀耀,哥哥听见你的呼唤,哥哥来给你过生日啦!”这欠揍的声音,怎么听都是那个金发大叔的,王耀满脸黑线的打开门,一把抓住弗朗西斯的领口就往屋里拖,弗朗西斯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笑嘻嘻的抱着王耀的手臂“哥哥知道小耀耀喜欢哥哥,但是也不用这么迫切吧……小耀耀你拿菜刀要干什么?”弗朗西斯这才注意到王耀脸色不对了,默默的放了手。

王耀拿菜刀指着弗朗西斯,满脸“微笑”颇有一种黑化伊万的感觉“弗朗西斯,你知道你干了什么好事吗?”外套被风吹起,露出了里面被葡萄酒染红的衬衣。

弗朗西斯思索了一下,看了看王耀的衣服,忽然明白了什么,他嘴角抽搐了一下,弱弱的开口“湾湾他们不会真的给你喝酒了吧……”王耀的脸越来越黑,弗朗西斯的声音也越来越弱。

一道光从弗朗西斯身旁闪过,那把菜刀稳稳的割断了他的腰带然后插到了墙上,他还没有反应过来,王耀就掐着他的脖子,让他双脚离地,死命的摇,嘴上还念叨着“我那么多年都不敢教湾湾喝酒,你一个毛头小子就要上天?湾湾还那么小怎么能被你这种酒鬼大叔给骗了……balabala”

弗朗西斯已经被摇的口吐白沫了,裤子也因为没有腰带的束缚掉在地上,露出来骚粉的胖次。

“要……要死……小……耀耀,哥哥错了,再也不敢了……”弗朗西斯翻着白眼说到,随后“咚”的一声掉在地上,王耀的怒火来的快去的也快,等弗朗西斯再抬头时,王耀已经躺在贵妃椅上喝着茶了,但盯着他的眼神还是十分阴郁。

弗朗西斯赶紧抱上王耀大腿,讨好一样的说到“诶呀呀,别生气了,哥哥我今天是来给你过生日的,不能忘了正事啊。”随即打了个响指,王耀一脸不信任的看着他,大厅忽然起来一阵烟雾,待烟雾散去,一个方形的木盒正正当放在地上,盒子上用金漆印着四个字——王耀亲启。

弗朗西斯站到旁边,坐了一个请的手势,王耀怀疑的打开盒子,一阵异香扑面而来,熏的王耀差点没把早饭吐出来,王耀赶紧把盒子移开,在安全带范围内瞅了一眼,整个木盒子里全是娇艳欲滴的玫瑰,花瓣上还带有露珠,一看就知道是早上刚刚采摘的,不过与平常玫瑰不同的是,这个的香味大的吓人,弗朗西斯骄傲的说“这可是哥哥我亲自培养的玫瑰,香味是普通玫瑰的五十倍哦,怎么样,小耀耀喜不喜欢?”

王耀的头又开始疼了(脑阔疼),但还是微微一笑“哈哈哈哈当然喜欢了……”如果能卖钱就更喜欢了。

“啊啊不光是玫瑰哦,小耀耀再看看”弗朗西斯趴在王耀肩膀上,在他耳边吹气。

王耀翻了翻覆盖在最上面的花朵,忽然触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,他一把拿起来,一个修长的玻璃瓶出现在他面前,里面淡粉色的液体晃动着,溢出醉人的酒香。

弗朗西斯期待的看着王耀,王耀“微笑”着默默倒提起酒瓶……

但他的手在酒瓶快要碰到弗朗西斯裆部时停下了,因为刻在酒瓶颈上的一行字——Joyeux anniversaire. Mon grand amour(生日快乐,我的挚爱)

浅色的液体微微晃动着,折射出温暖的颜色,映在两人眼中,墨色的瞳孔中多了两抹淡粉。

“嗯……酒不错。”王耀将酒瓶放在手中把玩着,指腹细细的摩挲着那雕刻出来的字,声音虽显的很平常,但嘴角的笑意却隐藏不住。

弗朗西斯牵起王耀的一只手,在上面轻轻落下一吻。
“Joyeux anniversaire. Mon grand amou.”



其他all耀待会再发
祝祖国大人生日快乐!!!!
小耀耀生日快乐!!!^L^



评论(3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