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等君归来

王耀生贺 all耀——美食组 微露中 弗朗西斯×王耀

水墨画的日历被一双纤白的手翻开,九月随着烈日炎炎走远,日历上用瘦金体写下的十月映入眼帘,而排在第一位的十月一日被红笔重重的圈画出来,小小的红圈中,“国庆日”三个字下面又多出了几个歪歪扭扭的小字“先生生日!!!”

手的主人顿了一下,过了一会才回过神来,王耀抬起头想了想,好像今天确实是自己的“生日”,当然,只是官方的“生日”,而他真正的诞生之日,久到连他自己都忘记了,毕竟他都已经五千多岁,在这漫长的岁月里,有无数的朝代建立又灭亡,而他的生日就随着这一次次的改朝换代更换着日期。

王耀将翻好的日历摆回原位,端起茶杯坐回贵妃椅上,一缕缕升起的雾气带着刚泡好的茶香缭绕在他的鼻尖,他轻呡一口茶水,舒畅的出了一口气,生日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普通的一天罢了,已经过了五千多个生日了,再过一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他回想起上次阿尔过生日,邀请了几乎全部国家,一个派对从早嗨到晚,阿尔还非常认真的把上百根蜡烛插进了那个巨型蛋糕里,一个一个的点燃,对着它们许了一个愿望,还要请大家一起吹蜡烛,当然结果就是蛋糕被插成马蜂窝,没有人愿意吃,不吃也不能浪费啊,所以就看见亚瑟奸笑着把一大块奶油呼到了阿尔脸上,然后……场面就控制不住了,王耀看着一群平时严肃的不能再严肃的人互相抹奶油,震惊的下巴差点没掉下来,好在他身手敏捷,一连躲过了十几次奶油攻击,正当他暗自庆幸时,就听见阿尔大叫:“你个大粗眉毛,受死吧!”一块巨大的奶油从手中飞出,正打向王耀前面的亚瑟,在奶油要碰到亚瑟胸口的那一刻,亚瑟忽然一闪身,奶油从他身边擦肩而过,他哈哈大笑,指着阿尔“哈哈哈哈没打到!哈哈哈……弱鸡……”,不过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,因为他是躲过了这次攻击,但那一块粘腻的奶油正中了王耀的脸(为什么耀君的脸才到亚瑟胸……),王耀眼前瞬间一白,头发混着奶油粘在了一起,“卡啦”王耀手中的玻璃杯被捏碎了,然后,全世界都陷入寂静。

“谁干的。”两声不同的质问瞬间拉低了整个房间的气压,就看见伊万从沙发上腾的一下站起来 ,拿起一旁湿纸巾半跪下来帮王耀擦干净满脸奶油,随手将已经脏了的纸扔在地上,一步一步走到众人面前,满脸“笑容”的再次说了一句,“是谁把奶油扔到小耀脸上的呢?”

所有人默契的后退一步,把阿尔供了出去,阿尔尴尬的笑了笑,“啊哈哈……玩游戏嘛……不要这么在意细节……”然后转身就往门口跑,当然,他很快又被伊万像拎小鸡一样拎了回来,所有人脸上都写满对他的同情,以及,幸灾乐祸。

最后还是王耀拽着差点黑化的伊万说“虽然我也很生气但是给寿星留点面子”之类的话,才没让伊万把剩下的蛋糕都扣阿尔脸上。

王耀虽然喜欢热闹,但还是接受不了生日派对,如果自己也开派对了,那他们岂不是要拿着长寿面互抡?
一想到这个,王耀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而他的弟弟妹妹在接受了一百多年的西式教育,竟然也开始闹腾,在上一次带着他们去给弗朗西斯过生日后,这三个熊孩子就开始密谋着什么,并在王耀的日历上拿红笔圈出了十月一日。
额,他们不会真的……

王耀打了一个寒颤,忽然觉得自己要凉,赶紧喝了一口茶压压惊,温暖的茶是很好的镇静剂,茶香弥漫在口腔中,王耀葛优瘫在贵妃椅上,“啥也不干就躺着就是最好的生日了……”

正当他马上要去见周公时,一双小手蒙住了王耀的眼,又有一双手将他的两只胳膊反拷在椅子后面,王耀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,又有一个冰凉的东西撬开了他的嘴,然后,无数甜香又带着点酸涩的液体流进了他的喉咙里,这是……葡萄酒???

“咳咳咳……我ri”他的嘴很快就被灌满了,暗紫色的液体从他修长的脖颈上流下,弄脏了洁白的衬衣,被呛到的滋味真不好受,更何况还是酒,“歹徒”被王耀的咳嗽声吓到了,有那么一瞬间放开了手,王耀趁此机会一把夺下葡萄酒瓶,另一只手抓住“歹徒”的衣服,定睛一看,爆发出一声怒吼“湾湾?!怎么是你?!”

头戴梅花的长发少女挠挠脸,然后一把扑到王耀怀
里“先生!生日快乐!”

王耀的气还没消,拿手指戳戳王晓梅的额头“你们这是要干什么?什么时候轮到你们给我灌酒了?”王晓梅一看形式不妙,王耀这是要发火的节奏,赶紧睁开星星眼,奶声奶气的说“唔,这是生日礼物啦,上次见到的那个金发大叔说生日礼物送葡萄酒是最好的,我……我怕先生不接受,所以就想到这个方法了……唔……对不起……先生不要生气了……”眼看着面前的小姑娘马上就要哭出声了,王耀只好将她抱起来,戴好梅花,收住火气“不哭不哭,先生不生气,湾湾以后不要这样了,不要跟那些人学坏。”

王晓梅嘟着嘴点点头,一副认错的模样“呜呜呜,人家错了……可是先生为什么不批评小香和小澳,明明是我们三个一起……”

王耀扶额,这卖队友的速度真够快的,他摸摸王晓梅的头,“好啦好啦,先生不怪你们,出去玩吧。”小姑娘在王耀身上抹了一把眼泪,然后抽抽嗒嗒的走了。

大门合上的那一刻,王晓梅就听见屋内传来一声怒吼:“弗朗西斯!你,给老子滚过来!!!”
王耀看着被弄脏的衬衣,颤抖着举起茶杯【呐,喝口茶就不生气了……湾湾他们也是一片好意,你作为兄长怎么能生气呢,弗朗西斯也还小……还小……要大度,要宽容……宽容……宽容个**!】
一阵门铃声响起,打断了王耀正准备摔茶杯的动作,王耀有些不耐烦“谁啊?”顺手拿了一件外套披在身上,走到大门前。

“呦!美丽的小耀耀,哥哥听见你的呼唤,哥哥来给你过生日啦!”这欠揍的声音,怎么听都是那个金发大叔的,王耀满脸黑线的打开门,一把抓住弗朗西斯的领口就往屋里拖,弗朗西斯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笑嘻嘻的抱着王耀的手臂“哥哥知道小耀耀喜欢哥哥,但是也不用这么迫切吧……小耀耀你拿菜刀要干什么?”弗朗西斯这才注意到王耀脸色不对了,默默的放了手。

王耀拿菜刀指着弗朗西斯,满脸“微笑”颇有一种黑化伊万的感觉“弗朗西斯,你知道你干了什么好事吗?”外套被风吹起,露出了里面被葡萄酒染红的衬衣。

弗朗西斯思索了一下,看了看王耀的衣服,忽然明白了什么,他嘴角抽搐了一下,弱弱的开口“湾湾他们不会真的给你喝酒了吧……”王耀的脸越来越黑,弗朗西斯的声音也越来越弱。

一道光从弗朗西斯身旁闪过,那把菜刀稳稳的割断了他的腰带然后插到了墙上,他还没有反应过来,王耀就掐着他的脖子,让他双脚离地,死命的摇,嘴上还念叨着“我那么多年都不敢教湾湾喝酒,你一个毛头小子就要上天?湾湾还那么小怎么能被你这种酒鬼大叔给骗了……balabala”

弗朗西斯已经被摇的口吐白沫了,裤子也因为没有腰带的束缚掉在地上,露出来骚粉的胖次。

“要……要死……小……耀耀,哥哥错了,再也不敢了……”弗朗西斯翻着白眼说到,随后“咚”的一声掉在地上,王耀的怒火来的快去的也快,等弗朗西斯再抬头时,王耀已经躺在贵妃椅上喝着茶了,但盯着他的眼神还是十分阴郁。

弗朗西斯赶紧抱上王耀大腿,讨好一样的说到“诶呀呀,别生气了,哥哥我今天是来给你过生日的,不能忘了正事啊。”随即打了个响指,王耀一脸不信任的看着他,大厅忽然起来一阵烟雾,待烟雾散去,一个方形的木盒正正当放在地上,盒子上用金漆印着四个字——王耀亲启。

弗朗西斯站到旁边,坐了一个请的手势,王耀怀疑的打开盒子,一阵异香扑面而来,熏的王耀差点没把早饭吐出来,王耀赶紧把盒子移开,在安全带范围内瞅了一眼,整个木盒子里全是娇艳欲滴的玫瑰,花瓣上还带有露珠,一看就知道是早上刚刚采摘的,不过与平常玫瑰不同的是,这个的香味大的吓人,弗朗西斯骄傲的说“这可是哥哥我亲自培养的玫瑰,香味是普通玫瑰的五十倍哦,怎么样,小耀耀喜不喜欢?”

王耀的头又开始疼了(脑阔疼),但还是微微一笑“哈哈哈哈当然喜欢了……”如果能卖钱就更喜欢了。

“啊啊不光是玫瑰哦,小耀耀再看看”弗朗西斯趴在王耀肩膀上,在他耳边吹气。

王耀翻了翻覆盖在最上面的花朵,忽然触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,他一把拿起来,一个修长的玻璃瓶出现在他面前,里面淡粉色的液体晃动着,溢出醉人的酒香。

弗朗西斯期待的看着王耀,王耀“微笑”着默默倒提起酒瓶……

但他的手在酒瓶快要碰到弗朗西斯裆部时停下了,因为刻在酒瓶颈上的一行字——Joyeux anniversaire. Mon grand amour(生日快乐,我的挚爱)

浅色的液体微微晃动着,折射出温暖的颜色,映在两人眼中,墨色的瞳孔中多了两抹淡粉。

“嗯……酒不错。”王耀将酒瓶放在手中把玩着,指腹细细的摩挲着那雕刻出来的字,声音虽显的很平常,但嘴角的笑意却隐藏不住。

弗朗西斯牵起王耀的一只手,在上面轻轻落下一吻。
“Joyeux anniversaire. Mon grand amou.”



其他all耀待会再发
祝祖国大人生日快乐!!!!
小耀耀生日快乐!!!^L^



信邦小剧场(๑>؂<๑)

君赐臣一支军马……”
“嗯?”
“臣还君一个天下……”
“……不可……”
“为何不可?!”
“孤不会让卿为吾打下江山……”
“为……”
“因为孤爱美人胜过爱江山……”
然后就强吻了上去
再然后被下面的那个人翻身又按了回去

@苏子乐 更文_(:з」∠)_
@夜行者–被学习打死   更……_(:з」∠)_

五十粉点文要开始填坑啦!

占tag致歉
最近学校要查作业,所以开始狂补了,但是几位宝宝的坑我是不会弃的!
题目已经起好了!
放心!一定填!
详情见我空间的上上一篇
@♡陌步  @玄学少女韩玖卿  @惜诺  @柳秋入水  @秦缓  @朕一日不死,你终究是太子  @阿墨_墙头尹正  @夜行者

长城守卫军日常——真心话大冒险篇

长城守卫军日常ԅ(¯ㅂ¯ԅ)被玩坏的日常
真心话大冒险篇
1.花木兰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,要求大冒险,百里守约出的命令,是下次打仗穿女装,花木兰推脱了好久,没用。
然后第二天,心灵手巧的百里守约就给她缝了一件女装,还是那种风情万种类型的,其他人用一种意味不明的眼神盯着守约,原来你的品味是这样……
百里守约表示这锅我不背。
第三天
众人就看到花木兰同学香肩并露,红颜怒发,上去就干,敌人都一脸懵逼,无心打仗,最后只得请出他们的首领,高长恭出马。
他一脸嫌弃的说他们定心太弱,连一个女子都抵挡不了,随即隐身走入战场。
当与花木兰正面交锋的时候,兰陵王表示要收回自己刚才说的话,花木兰就看见空气中有两道鼻血流了下来,然后鼻血越跑越远,还隐隐约约听到鼻血喊收兵,这仗我们不打了。
敌军就如潮水般退去。
第四天
收拾战场的时候,发现没有几具尸体,但全是血,铠想了想昨天看到的飘在空气中的两道鼻血,以及面色潮红犹如发情了的敌军顿时明白了些什么,然后拍拍花木兰的肩膀,不战而屈人之兵,大哥666。
花木兰微笑着把百里守约找了过来,并让他抄一百遍“大哥是男的,大哥最帅。”
百里守约,卒。
2.铠这次输了,命令还是守约出的,依然是穿女装,不过最近没有什么战争,只好让他去随便一个地方逛一天。
其他人看了看守约问你是不是有女装癖。
守约表示这锅我还是不背。
然后铠兄弟第二天就穿着花木兰一起的衣服,白紫色的长裙,以及易容术用的长发,完美的融合了他原来的发色。木兰队长笑眯眯的给他涂上淡淡的胭脂并整理了一些假发,并对自己的“艺术品”很满意。
铠:mmp
他们走着走着到了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,云雾缭绕,美不胜收。
断崖对面是一个瀑布,一个铁索桥从瀑布中伸出,直达悬崖,进到瀑布里,看到一块石头,上面写着:花果山福地,水帘洞洞天。
铠:嗯?好像有点似曾相识……
里面照样没人。
再在附近逛一逛,忽然一堆猴子围了上来,紧拥着铠同学,好像还在说:王妃!王妃……
躲在暗处观察的四个人刚想蹦出来救一下一脸懵逼的铠,却看到一个穿着头戴紫金冠的猴子走了出来,手握一根闪着光的大棒子,激动的抱住铠,兴奋的喊:啊啊啊,紫霞你来了……你终于来找我了……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……呜哇哇……
铠尴尬是看着这位长的还可以的“猴子”痛哭流涕,我tm不是什么紫霞……
“呜呜呜……紫霞我有多想念你你知道吗……对了……这几天你怎么长高了……头发为什么还变白了……”猴子眼泪汪汪的看着铠。
我不是啊啊啊……铠内心呐喊,但因为被队长灌了变声的药剂,说话都是女声,所以连开口都不敢开。
队长实力坑队友,手动再见。
铠一脸生无可恋。
“猴子……你干什么呢?”一个清丽的声音传来,一位穿着跟铠差不多的女生慢慢走到旁边,连面容都那么像,唯一不同的是女生有着一头乌黑的及腰长发。
“诶诶诶,两个紫霞?”那个猴子愣了一下,松开了手。
“什么两个?我就是啊,我就出去几天,你连你亲爱的都不认识啦?”女生气嘟嘟的揪了揪猴子的尾巴。
“啊……啊?”那个猴子赶快向后撤了一步:“紫霞……我……我认错了……你们长的好像……”
女生抬头看看他,也愣住了,嘴里嘟囔这什么……
是……是哥哥吗……不……不应该啊……
及其微小的声音,铠只听到了一点。
强烈的熟悉感涌上心头,她到底是谁?
“啊啊……对不起……给您添麻烦了……”名为紫霞的少女鞠了一躬,呵……他怎么会是哥哥呢……哥哥那种强大到恐怖的人……又怎么会穿女装……
铠也回过神来,点点头,转身走了。
回去了路上,其他四个人都嬉笑着讨论刚才发生的事,只有铠一个人紧锁着眉。
……
或许
我真的忘了些不该忘的……

3.百里玄策输了,选的是真心话
花木兰:谁是你最崇拜的人
百里玄策骄傲的仰起头
百里守约:当然是队长!!!グッ!(๑•̀ㅂ•́)و✧
花木兰:( ー̀εー́ )乖,给你吃肉
百里玄策:ԅ(¯ㅂ¯ԅ)mmp

铠:谁是你最感激的人
百里守约骄傲的仰起头
百里玄策:当然是凯哥哥
铠:答得好,晚上带你粗去浪
百里守约:ԅ(¯ㅂ¯ԅ)mmp

苏烈:谁是你最尊敬的人
百里守约再次骄傲的仰起头
百里玄策:当然是苏烈大叔和我师父(兰陵王)
苏烈:嗯嗯,好,虽然大叔听着不对劲,但还是要表扬你(。ò ∀ ó。)
隐形的兰陵王:(小玄策真有眼见)( ー̀εー́ )
百里守约:ԅ(¯ㅂ¯ԅ)mmp _(:з」∠)_

晚上,守约躲在被子里,想哭唧唧,为什么我在弟弟心里这么不重要,玄策看到了缩成一团的守约包子,一把扑过去:哥哥不开心吗
当然不开心了,守约想
玄策:是不是因为玩游戏的事?
你个小兔崽子还知道原因,守约哼唧中
玄策:哥哥知道为什么我没有说哥哥吗
为什么啊,守约探出头
玄策紧紧抱住他,奶声奶气的说:因为,哥哥是我最爱的人啊,然后搂住脸,吧唧一口。
守约:我tm被我弟弟撩了!!!

然后大半夜就见到百里守约痴汉脸留着鼻血到处喊,我弟弟真萌

其他三人:怕不是把脑子烧坏了

最近迷上了长城守卫军,抱住五个人就是一个百米冲刺ԅ(¯ㅂ¯ԅ)

五十粉点文啦

不知不觉粉丝就50+了,有没有可耐的小伙伴原意点文啊。
王者荣耀的可以写嬴白/信邦/邦良/备亮/备香……
可糖可玻璃渣,也可以甜味玻璃渣,还有糖里包着玻璃渣グッ!(๑•̀ㅂ•́)و✧
当然除了写cp文,还有写小日常的,可以写长城守卫军/露娜(铠)家族史/峡谷那些事……巴拉巴拉……
还是可以虐或者欢乐的(本人已经开始筹备长城守卫军的逗比日常和露娜心酸的家族史……)๛ก(ー̀ωー́ก) 
如果聪明的小伙伴有新的cp或者梗,我也可以写_(:з」∠)_
(偶尔可以撒点肉沫,开个婴儿车……)

阴阳师
可以写夜青……
因为我只吃夜青……
而且我一个ssr都没有……
我要回非洲……

还是可糖可屎( ー̀εー́ )

(所以的生子也可以写)

来吧小伙伴们,我已经准备好开坑不填(划掉)了。

王者世界——生子文 生子梗【我愿为你生猴子】2

这次是嬴白哦!扁鹊第一人称

第二章
等我再次看到光时,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,灯火通明的王宫无比气派,熟悉的土豪金的建筑风格瞬间让我联想到一个金毛,绑架我的人……不会是他吧?
说曹操曹操就到,嬴政一脸阴沉的从大门走进来,居高临下的看着被绑在柱子上的我:“扁鹊……”
“额呵呵呵……陛下有什么事吗?”这个眼神真的吓到宝宝了,我只好认怂。
“听说,你是个神医?”他冰冷冷的说。
“不敢当……不敢当……也就大陆第一吧……陛下要看诊吗?”
他的眼神明显就变了,似乎从中看到了希望,语气也变得有一些急切:“倒不是朕……既然你是神医,那就来看看吧……”说罢,挥挥手,四个侍卫拥了上来,把我松绑,又押着我朝东走去。
诶诶诶,我只是说着玩的,别真的去看病啊,我忍不住会去整死患者的,还有,嬴政你绑架人是犯法的,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你别嚣张啊我告诉你!

东宫是皇帝的寝宫,自然有许多宫女和侍卫,我被押进去的时候,门口的人都在窃笑,笑你妹啊笑,没见过这么帅的人是吗,你你你怎么还脸红,老子不喜欢女的……说好的一般皇帝都会跟宫女有一腿吗,难得嬴政某功能缺失,然后喂不饱她们?嬴政啊嬴政没想到你是这种人……
正当我yy的正欢呢,一声呻吟打破了这美妙的宁静,“呃……啊……”痛苦但像是在隐忍着什么。
原来我已经到了房间里,呻吟声就是从床上穿过来的,仔细的听着,我忽然反应过了什么……
这叫声,不想是什么正常生病受伤,反而更像分娩时的阵痛……
不会吧……嬴政把谁肚子搞大了……他不是不举吗……我一脸懵逼。
然后当事人推了我一把:“你还愣着干什么,快去看啊!”
听得出来他很重视这个人,否则谁会让堂堂一国之主如此紧张呢?
我开始严肃起来,掀开挡在床外的帘子。一个长的及其精致的少年躺在床上,脸色惨白。
“这是……谁啊?!”
嬴政坐在他旁边,给他擦去头上的冷汗,瞟了一眼我:“白起。”
“woc,白起?!画风不对吧,他不是‘蓝精灵’形态的吗?”我一脸卧槽。
“那只是盔甲,你能不能快点看病。”嬴政吼了我一句,把我向前推了推。
“啊……咳咳……”白起双手紧紧拽着被子,脖子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。
“嗯……”我想了想,一手掀开了被子,嬴政等了过来:“你要干什么?!”
“陛下先别急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……”我冷笑着说,又慢慢解开白起腹部的缠腹带,瞬间,一个巨大的肚子就蹦了出来:“白将军是要生了……”
白起微睁双眼,望着嬴政:“咳咳……若陛下不想要这个魔种……呃……臣……咳咳咳……臣可以把他杀了……呃……啊……”残忍的话脱口而出,这tm是要一尸两命啊。
嬴政愣住了,似乎也被这惊人的消息震惊了,但很快又回复了已往霸道的模样,握住他的手:“阿起……朕会对你负责,你只要平安无事,朕就安心了。”低下头亲亲白起的额角。
亮瞎老子24k金狗眼。
我翻了个白眼,挤开嬴政,一遍检查着白起的宫口,一遍问他:“陛下,白将军疼了多长时间了?”
“三……三日……”
“woc!三天?三天你才来找我?!”我又被这俩人震惊到了,最主要的是,白起还没有破水,宫口也没用完全打开,果然魔种就是魔种啊,身体也太棒了,上次据韩信说,刘邦疼了一次就晕在大殿上了。
“呃……啊……不怪陛下,是臣没有告诉他……”白起虚弱的说。
“你你你,唉,你以为这是过家家吗,要不是我来了,你早就死在床上了。”我真想给他们俩一人一巴掌。
我取出药箱里的软木,让白起含上,现在只是初期,待会有他疼得。我按了按他的肚子,已经硬的发胀,只是轻轻一按,他就冷汗直下。
“呃……啊啊啊……别按……呃啊……”他捂着肚子,惨叫着。
嬴政心疼的抱住他,转头又恶狠狠的问我:“你要害死他吗?”
“我只是在检查,你别碍事。”我拉开他,扶起躺着的白起,那巨大的肚子很明显往下沉了沉,白起脸有失了血色。
“嗯……陛下你听我的,不要有任何异议,你现在扶他起来走走,这样更方便生产明白吗?我去给他煎药。”我扭头对嬴政说。
他皱皱眉头,也没说什么,只好扶起白起,白起脚刚一落地,就倒在嬴政身上:“呃……陛下……”
“阿起,别忍着,疼就喊出来,咬我也行,大不了就别走了。”嬴政也急红了眼。
“没事……臣可以……”白起硬是直起了身,一点一点向前挪动。
“别让他受伤。”我再次嘱咐他:“还有,破水了叫我。”

两个时辰后,我正在偏房煎药,止血的,止痛的,补血的……也不知道魔种能不能适应这些药,想起白起的大肚子,我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担心。
我一直以为……总有一天嬴政会怀孕……
没想到……
没想到是白起。
瞬间攻受分明。
“扁神医,您快去看看吧。”一个宫女推开门,紧张的对我喊到:“陛下说白将军不行了……”
“wtf?”我感紧对她说:“找一个会煎药的帮我看着这些药,煎好了送过来!”
火急火燎的冲进的寝宫,只见嬴政抱着白起坐在地上:“阿起!你坚持住……一会……一会就不疼了……”
白起呻吟着,什么透明的液体从他的宫口流了出来,浸湿了他的衣摆,巨大的肚子颤动着,有很明显的下沉痕迹。
“woc,白起你别吓我。”我一个健步冲了上去,赶快看了看他的宫口开了多少,不错,已经够了。
“额……啊……他要出来了……好疼……啊……”白起手扶着腹部,声音颤抖着说。
“放心,放心,有我在没事。嬴政你把他扶到床上,轻一点。”我安抚他,并继续命令那个傻皇帝。
他愣愣的点点头,托起白起沉重的身体,让他从新躺回床上,亲亲他的额头,默默的退到一边,我拿软枕放在白起腹部下,防止羊水继续流,他本来向下垂的肚子忽然又砸回去,疼得他惊呼,没办法,想父子平安只能让他先忍受一下了。
“嬴政,过来帮忙。”我转头对着那个不知所措的皇帝说:“扶着白起,让他腿抬高。”能让一国之主听我的,这种感觉真的很爽。
他乖乖的去做了,还一直在转移白起注意力,让他攒着力气,嗯,这点做的不错,至少比某个姓韩的红毛好。
我在他腹部两侧做着按摩,他静静的看着嬴政,嘴已经被咬出了血迹,我真的从没见过这么能忍的产夫,嬴政扶着他的腿,心疼的呢喃着:“很疼吧……都怪朕……”
“咳咳……陛下……不是您的错……呃啊……”白起想起身解释,结果扯到了肚子,又倒了回去,冷汗布满了他的脸。
我吓得感紧撑住他的身子:“woc,敢不敢不动啊,你是想一尸两命吗?!”我都想给俩一人一个巴掌了。
药已经熬好送了过来,我让白起喝了一碗止痛的,还有一碗增强宫缩的。他的身体很快就有了反应,肚子里面不安分的主开始剧烈的扭动,“啊啊啊……别动啊……疼……嗯呃……阿政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”他也躺不住了,就算是再强的身体也禁不住这样的折磨。
“阿起!扁鹊你不是给他止痛药了吗!?怎么没有用?!”嬴政努力按住白起,本应威严的金色的眼镜现在充满恐惧。
我也很懵逼,我堂堂神医制的要怎么会有错?“嗯……如果没有猜错,他的魔道的体质会影响药物作用。唯一抑制这种痛苦的方法,只能让这个过程速战速决。”
嬴政欲言又止,转头对痛苦的白起说:“阿起……很快的……这次以后咱们就不要孩子了……我……我会在所有人面前证明你是我的人,所以,一点要坚持住好吗……我会一直在这里的……”他抬手擦去白起头上的冷汗,嘴覆上白起冰凉的唇。
被默默塞了一嘴狗粮的我就看看不说话,白起咳了一声,脸竟然红了,点点头,苍白无力的身子竟然好了一点。
“额啊……他出来了……”白起突然惊呼到,双腿控制不住的分开,羊水再次流了出来,伴着丝丝血水。
这次我不慌了,因为刚才剧烈的宫缩和按摩已经将他紧绷的宫口松开了些,生产过程会顺利很多,我和嬴政交换了位置,他抱着白起的上身,我又按了按他的肚子,胎儿位置正常,但可以感觉到半个头部已经到了子宫口处,我顺着他的肚子:“白起,现在用力,很快的,千万别放松!”
“嗯啊……呃……啊啊啊……”呻吟的声音传来,胎儿的身子到了产道,又不动了,白起被脱力和产道的撑涨感双重折磨,竟松了力气。
“别放松啊!还有一次就好了!使劲!”我尝试着帮助他,但他如果不动,我也没有办法啊。
“阿起……这孩子若伤了你,我不会放过他的。”嬴政握住他的手,浑身充满的君主的威严与狠厉。
白起抬起惨白的脸,痛苦的摇摇头:“陛下……怎可对您的孩子动手……呃啊……”只是着急的功夫,孩子的头就已经出来了。
我真的想喊666,激将法用的NB了,随着白起的一声痛乎,孩子出来了。他倒在床上喘着气,失了血色的脸上扬起一个微笑,嬴政抱着他,不肯松开。
“阿起……我们有孩子了……”
“嗯……我们的孩子……”
那白白净净的婴儿躺在龙床上,哭完后也不闹,安安分分的睡着了,一点也没有在他爹肚子那样折腾,那出生时惊艳了我的一双鎏金的眼睛合上了,蝶翼般的睫毛扑闪着。
愿他有个好梦,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梦。

后续
“阿起,咱们的孩子叫什么好呢?”
“陛下定吧……”
“叫……叫什么呢……”
“嗯……”
……
“叫扶苏吧……”

期末考完一身轻松的本王
快夸我写了这么多
(猥琐笑)

王者世界——生子梗 生子文【我愿为你生猴子】1

白嬴生子   信邦生子
接生婆——扁鹊
扁鹊第一人称

白起只觉腹部一阵抽痛,有什么东西在往下沉,他的脸上毫无血色,嘴唇也被咬的发白。
“起?白起你怎么了?”嬴政察觉到白起的不对劲,走到他面前,询问道。
他看不见面具底下白起的模样,只能听见他沉重的呼吸。
“起?”
“呃……陛下……臣没事……”白起努力表现的正常,嘴里却止不住的呻/吟,身体有些脱力,险些倒下去。
嬴政赶紧扶住他,顺手摘下他的面具,一张惨白的脸露了出来,乌黑的发因为冷汗的缘故一缕缕的粘在脸上,冰色的眼瞳微微失神。
“阿起?!来人,传御医!不……把扁鹊找来!”嬴政焦急的冲门外喊。
“阿起,我让扁鹊过来,你不会有事的……阿起?阿起!”无人回应,怀中的人儿早已被一阵阵的痛抽去了意识。

扁鹊第一人称
我作为一个医生,作为这个世界上最吊的医生,一直倍受人们尊敬,可没想到有朝一日会被别人劫持……
当时我正在给刘邦做接生手术,是的,刘邦怀孕了,孩子父亲是韩信,十个月前刘邦偷吃了我新研制的让男人怀孕的药物,然后肚子就大了。
现在他正脸色惨白的躺在床上,巨大的腹部渐渐发硬,透明的液体从他身下流出,刘邦不停的呻/吟着,一旁的韩信紧握住他的手,“君主,如果实在难受,咱就不生了,好不?”
我扶额,韩信你四不四撒,生孩子还能回炉重造是吗?看刘邦这么痛苦,只好丢了一个止痛剂给他:“同志忍住,你羊水破了,孩子已经到产道里了,现在别把体力浪费在叫喊上面。”
“呃啊啊啊啊,杀了朕吧,痛死爹了!”刘邦抓着自己的肚子,一脸视死如归。
韩信也急红了眼,另一只手抚着刘邦挺起的腹,居然在使劲把胎儿往下按,“哇啊啊啊啊韩信你要干什么,谋杀朕吗?!”刘邦疼得大叫。
“喂喂喂,你俩别闹了,韩信起开,如果不想你家君主去死就别在这里呆着,刘邦你向下使劲!”我一脚踹开某个碍事的红毛,扯下刘邦的裤子,woc,胎儿的头都出来了!估计是被那个蠢爹按出来的。
“很好,胎儿头出来了,趁羊水没有流完,把他给我怼出来。”我给他的肚子做着按摩,一旁凉着的韩信一个大跳蹦到了我身边,掀起盖在刘邦身上的龙袍,“君主,君主要不我把他拽出来?”刘邦已经快升天了,一听到这句话差点吓到灵魂出窍“你……你滚,让扁鹊来……呃……啊……”
“大哥,你使劲,韩信把你家君主扶起来!”我指挥道,刘邦忍着痛半支起身,靠在韩信身上,汗水打湿了他基佬紫的头发,那巨大的腹部向下沉了沉,胎儿不舒服的扭动着,迫切的想出来。
这一动可把刘邦折腾的半死不活,羊水流的更快了,不行,必须得在羊水流完之前把这不安分的主生出来,否则对刘邦身体很不利。
“呃啊……”刘邦惨叫着,双手捏着自己隆起的肚子“你……你再闹……我就不生了!”胎儿安分了一下,可瞬间又开始扭动,比以前还厉害,这不安分,颇有他爹的风范,刘邦疼得差点昏了过去,气若游丝:“小祖宗……我……我不威胁你了……求你轻点……呃……”
“季儿,疼得话就咬我的手……”韩信心痛的一逼,连刘邦的乳名都叫出来了,我默默的吃了一嘴狗粮……
再秀恩爱信不信我不接生了……
我顺着刘邦的脊背按摩,那巨大的肚子慢慢蠕动着,刘邦已经没劲睁眼了,紧咬双唇,韩信焦急的看着我,希望我能快点,我好方。
“呃啊啊啊啊啊!”随着刘邦一声惨叫,这不安分的主终于出来了,我松了一口气,抱起满身通红的婴儿,剪断了脐带,是个漂亮的男宝宝呢,头发颜色随韩信,瞳孔却随刘邦。
我把他抱给这对夫夫,顺便给刘邦撒了一瓶风油精,给他回血,他失血的脸上扬起一个惨淡的微笑,韩信激动的说不出话。
我们仨都沉浸在喜悦中,根本没有注意背后黑衣人的偷袭。

“woc!谁……”
一双大手捂住我的嘴,不好,这手上是迷幻剂,我看着刘邦韩信惊慌的眼神就知道大事不妙,可身体已经没了力气,眼皮也渐渐沉了起来,睡过去前听到了黑衣人说的话:“只抓扁鹊,快点,大人撑不住了……”
什么大人?谁?为什么只抓我啊?我又做错了什么……

可耐的小读者们还喜欢哪对cp呢

白嬴,白起×嬴政,花吐症,一口玻璃渣_(:з」∠)_
好久没更,因为本王的作业……太多了,写不完啊啊啊啊。

正文
等白起再醒来时,已是黄昏,身上染血的素衫换成了干净的内衣,紫檀木的桌子上亮着一只安魂御蜡,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。
他心一惊,这可是只有阿政能用的蜡烛啊,平民用可是会被砍头的,是谁这么大胆点上的?
他急忙下床,掀开被子,却瞥见床旁的椅子上坐了一个白毛,一只手撑着头,打着瞌睡。
“阿……阿政?”白起低呼一声,不敢吵醒他。蹑手蹑脚的准备下床,可脚一落地,还没完全直起身,一阵抽痛就涌上心头,紧接着是阵阵眩晕感,他努力扶住椅背,才没让自己倒下去。
白起本以为是老毛病了,适应一会就好,但没想到那种眩晕感越来越强,他只感觉天旋地转,身上早已布满冷汗,一头乌黑的发粘在脸颊两边,琉璃般的眼也失了神。
屋漏偏逢连夜雨,白起的嗓子突然变得奇痒无比,呕吐感从肚子传上来,胃像是被翻搅过一样难受,他禁咬着失去血色的双唇,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。
“咳咳……呃……咳咳咳……”嬴政是被一阵激烈的咳嗽声吵醒的,他不耐烦的睁开眼,却看见白起伏在地上,一只手捂着肚子,另一只手上是鲜血,他的嘴边也渗出那鲜红的液体,配上他现在惨白的脸,竟有种妖异的美。
“阿起!”嬴政一个健步冲上去扶起地上的人儿,白起脸上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:“咳咳咳,臣不该打扰陛下好梦……臣……罪该万死……咳咳……”。更多的血从他嘴里滴落。
嬴政急忙掏出手帕为他擦去嘴角的鲜红,“嘘,现在没有外人不必谈礼节,你病了,需要休息……”
“臣……臣没有生病……臣只是……只是受了些轻伤,不信陛下看……呃……咳咳……”白起想站起来(作死),却又被心头的抽痛压了回去。
嬴政把他抱的更紧了,不让他再乱动,又朝着门外喊:“传御医!”
“阿政……别……”白起无力的扯了扯嬴政的龙袍,眩晕感紧紧缠着他,眼皮也沉重起来,恍惚间看见自己呕出的血中还有一朵花……
这是……白玫瑰?
“阿起!阿起!御医很快就到,你撑住……”一脸焦急的嬴政摇着他,可自己却睁不开眼,“阿政,我有点……累了……”这是白起在昏迷前呢喃的最后一句话。

献给可耐的小读者们:
有人问本王为什么嬴政是白毛?游戏里明明海报和模型都是黄毛
为什么?
当然是因为白毛帅啊
你看以前的嬴政政多帅,霸道小君主,把白起哥哥迷倒不要不要的。
现在变成乡村杀马特,我都替白起默哀。
唉,天美爸爸啥时候改一下陛下的模型呢?

还有哦





本王决定了






结局要BE
哈哈哈哈哈






还有HE……(我怂在了读者宝宝们的石榴裙下)





双结局哦,中间会虐,别寄刀片,作者不玩某宝水表电表都在门外
下一篇正在筹备(。ò ∀ ó。)

当cp一方挂了,宝宝就是喜欢玻璃渣,大小姐篇,真·小学生文笔

你是男生
大小姐篇
利剑刺穿了你的胸膛,鲜血从嘴角滴落,染红了她为你精心挑选的战袍,你无力的倒向地面,“就这样结束了……”你胡乱的想,缓缓闭上了双眸。
但迎接你的不是冰冷坚硬的大地,而是一双娇小的手,你疑惑的睁开了眼。是她!你正躺着她的怀里,血浸湿了她的衣摆,她那双好看的眼红红的,时不时有什么透明温热的液体滴落。
“本小姐……不许你死……”她颤抖着,略带哭腔的声音格外动人,但怕是最后一次听了。
你吃力的抬起手,抹去她脸上的泪痕,但在那一汪碧波中,还有更多的泪流出。
“别哭……咳咳……香香……别哭……”你努力安慰她,更多的鲜血从口中咳出。
“你说过……要给我扎辫子的……你怎么能反悔……”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。
“咳咳……是啊……我……可能……要反悔了……”你努力抬起手,想去触摸到她的脸颊,但,没有时间了。
手无力的垂了下去,眼中的光暗淡了,你缓缓闭上了眼……
“对不起,食言了……”这是你最后一句话。
她趴在你的身上嚎啕大哭,没有人能让吴国千金公主流泪,除了你——蜀国君主——刘玄德。

再也没有一个人,会温柔深情的对她说话了。
再也没有一个人,会在深夜轻轻抱住作噩梦的她了。
再也没有一个人,会任她打骂,却从不还手,只是在她消气后,吻住她的唇。

这个大陆上,再也没有一个,叫刘玄德的人了……


小学生文笔:)

关于要更新黄爸爸的事

不想有这才更新,因为更了以后,先是野怪出现时间变长,然后是蓝爸爸不能减CD了,还不能持续回蓝,再说了蓝爸爸加移速有什么用?逃跑的时候谁给你血量和时间去打野?
红爸爸也被改了,忘了是怎么改的。
我主要玩需要蓝的英雄,也知道一些特别缺蓝的英雄,这次更新了以后让貂蝉,韩信,赵云,李白之类的英雄怎么活?难道让刺客出圣杯?
反正不同意更新黄爸爸……😒😒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