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等君归来

王者世界——生子文 生子梗【我愿为你生猴子】2

这次是嬴白哦!扁鹊第一人称

第二章
等我再次看到光时,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,灯火通明的王宫无比气派,熟悉的土豪金的建筑风格瞬间让我联想到一个金毛,绑架我的人……不会是他吧?
说曹操曹操就到,嬴政一脸阴沉的从大门走进来,居高临下的看着被绑在柱子上的我:“扁鹊……”
“额呵呵呵……陛下有什么事吗?”这个眼神真的吓到宝宝了,我只好认怂。
“听说,你是个神医?”他冰冷冷的说。
“不敢当……不敢当……也就大陆第一吧……陛下要看诊吗?”
他的眼神明显就变了,似乎从中看到了希望,语气也变得有一些急切:“倒不是朕……既然你是神医,那就来看看吧……”说罢,挥挥手,四个侍卫拥了上来,把我松绑,又押着我朝东走去。
诶诶诶,我只是说着玩的,别真的去看病啊,我忍不住会去整死患者的,还有,嬴政你绑架人是犯法的,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你别嚣张啊我告诉你!

东宫是皇帝的寝宫,自然有许多宫女和侍卫,我被押进去的时候,门口的人都在窃笑,笑你妹啊笑,没见过这么帅的人是吗,你你你怎么还脸红,老子不喜欢女的……说好的一般皇帝都会跟宫女有一腿吗,难得嬴政某功能缺失,然后喂不饱她们?嬴政啊嬴政没想到你是这种人……
正当我yy的正欢呢,一声呻吟打破了这美妙的宁静,“呃……啊……”痛苦但像是在隐忍着什么。
原来我已经到了房间里,呻吟声就是从床上穿过来的,仔细的听着,我忽然反应过了什么……
这叫声,不想是什么正常生病受伤,反而更像分娩时的阵痛……
不会吧……嬴政把谁肚子搞大了……他不是不举吗……我一脸懵逼。
然后当事人推了我一把:“你还愣着干什么,快去看啊!”
听得出来他很重视这个人,否则谁会让堂堂一国之主如此紧张呢?
我开始严肃起来,掀开挡在床外的帘子。一个长的及其精致的少年躺在床上,脸色惨白。
“这是……谁啊?!”
嬴政坐在他旁边,给他擦去头上的冷汗,瞟了一眼我:“白起。”
“woc,白起?!画风不对吧,他不是‘蓝精灵’形态的吗?”我一脸卧槽。
“那只是盔甲,你能不能快点看病。”嬴政吼了我一句,把我向前推了推。
“啊……咳咳……”白起双手紧紧拽着被子,脖子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。
“嗯……”我想了想,一手掀开了被子,嬴政等了过来:“你要干什么?!”
“陛下先别急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……”我冷笑着说,又慢慢解开白起腹部的缠腹带,瞬间,一个巨大的肚子就蹦了出来:“白将军是要生了……”
白起微睁双眼,望着嬴政:“咳咳……若陛下不想要这个魔种……呃……臣……咳咳咳……臣可以把他杀了……呃……啊……”残忍的话脱口而出,这tm是要一尸两命啊。
嬴政愣住了,似乎也被这惊人的消息震惊了,但很快又回复了已往霸道的模样,握住他的手:“阿起……朕会对你负责,你只要平安无事,朕就安心了。”低下头亲亲白起的额角。
亮瞎老子24k金狗眼。
我翻了个白眼,挤开嬴政,一遍检查着白起的宫口,一遍问他:“陛下,白将军疼了多长时间了?”
“三……三日……”
“woc!三天?三天你才来找我?!”我又被这俩人震惊到了,最主要的是,白起还没有破水,宫口也没用完全打开,果然魔种就是魔种啊,身体也太棒了,上次据韩信说,刘邦疼了一次就晕在大殿上了。
“呃……啊……不怪陛下,是臣没有告诉他……”白起虚弱的说。
“你你你,唉,你以为这是过家家吗,要不是我来了,你早就死在床上了。”我真想给他们俩一人一巴掌。
我取出药箱里的软木,让白起含上,现在只是初期,待会有他疼得。我按了按他的肚子,已经硬的发胀,只是轻轻一按,他就冷汗直下。
“呃……啊啊啊……别按……呃啊……”他捂着肚子,惨叫着。
嬴政心疼的抱住他,转头又恶狠狠的问我:“你要害死他吗?”
“我只是在检查,你别碍事。”我拉开他,扶起躺着的白起,那巨大的肚子很明显往下沉了沉,白起脸有失了血色。
“嗯……陛下你听我的,不要有任何异议,你现在扶他起来走走,这样更方便生产明白吗?我去给他煎药。”我扭头对嬴政说。
他皱皱眉头,也没说什么,只好扶起白起,白起脚刚一落地,就倒在嬴政身上:“呃……陛下……”
“阿起,别忍着,疼就喊出来,咬我也行,大不了就别走了。”嬴政也急红了眼。
“没事……臣可以……”白起硬是直起了身,一点一点向前挪动。
“别让他受伤。”我再次嘱咐他:“还有,破水了叫我。”

两个时辰后,我正在偏房煎药,止血的,止痛的,补血的……也不知道魔种能不能适应这些药,想起白起的大肚子,我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担心。
我一直以为……总有一天嬴政会怀孕……
没想到……
没想到是白起。
瞬间攻受分明。
“扁神医,您快去看看吧。”一个宫女推开门,紧张的对我喊到:“陛下说白将军不行了……”
“wtf?”我感紧对她说:“找一个会煎药的帮我看着这些药,煎好了送过来!”
火急火燎的冲进的寝宫,只见嬴政抱着白起坐在地上:“阿起!你坚持住……一会……一会就不疼了……”
白起呻吟着,什么透明的液体从他的宫口流了出来,浸湿了他的衣摆,巨大的肚子颤动着,有很明显的下沉痕迹。
“woc,白起你别吓我。”我一个健步冲了上去,赶快看了看他的宫口开了多少,不错,已经够了。
“额……啊……他要出来了……好疼……啊……”白起手扶着腹部,声音颤抖着说。
“放心,放心,有我在没事。嬴政你把他扶到床上,轻一点。”我安抚他,并继续命令那个傻皇帝。
他愣愣的点点头,托起白起沉重的身体,让他从新躺回床上,亲亲他的额头,默默的退到一边,我拿软枕放在白起腹部下,防止羊水继续流,他本来向下垂的肚子忽然又砸回去,疼得他惊呼,没办法,想父子平安只能让他先忍受一下了。
“嬴政,过来帮忙。”我转头对着那个不知所措的皇帝说:“扶着白起,让他腿抬高。”能让一国之主听我的,这种感觉真的很爽。
他乖乖的去做了,还一直在转移白起注意力,让他攒着力气,嗯,这点做的不错,至少比某个姓韩的红毛好。
我在他腹部两侧做着按摩,他静静的看着嬴政,嘴已经被咬出了血迹,我真的从没见过这么能忍的产夫,嬴政扶着他的腿,心疼的呢喃着:“很疼吧……都怪朕……”
“咳咳……陛下……不是您的错……呃啊……”白起想起身解释,结果扯到了肚子,又倒了回去,冷汗布满了他的脸。
我吓得感紧撑住他的身子:“woc,敢不敢不动啊,你是想一尸两命吗?!”我都想给俩一人一个巴掌了。
药已经熬好送了过来,我让白起喝了一碗止痛的,还有一碗增强宫缩的。他的身体很快就有了反应,肚子里面不安分的主开始剧烈的扭动,“啊啊啊……别动啊……疼……嗯呃……阿政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”他也躺不住了,就算是再强的身体也禁不住这样的折磨。
“阿起!扁鹊你不是给他止痛药了吗!?怎么没有用?!”嬴政努力按住白起,本应威严的金色的眼镜现在充满恐惧。
我也很懵逼,我堂堂神医制的要怎么会有错?“嗯……如果没有猜错,他的魔道的体质会影响药物作用。唯一抑制这种痛苦的方法,只能让这个过程速战速决。”
嬴政欲言又止,转头对痛苦的白起说:“阿起……很快的……这次以后咱们就不要孩子了……我……我会在所有人面前证明你是我的人,所以,一点要坚持住好吗……我会一直在这里的……”他抬手擦去白起头上的冷汗,嘴覆上白起冰凉的唇。
被默默塞了一嘴狗粮的我就看看不说话,白起咳了一声,脸竟然红了,点点头,苍白无力的身子竟然好了一点。
“额啊……他出来了……”白起突然惊呼到,双腿控制不住的分开,羊水再次流了出来,伴着丝丝血水。
这次我不慌了,因为刚才剧烈的宫缩和按摩已经将他紧绷的宫口松开了些,生产过程会顺利很多,我和嬴政交换了位置,他抱着白起的上身,我又按了按他的肚子,胎儿位置正常,但可以感觉到半个头部已经到了子宫口处,我顺着他的肚子:“白起,现在用力,很快的,千万别放松!”
“嗯啊……呃……啊啊啊……”呻吟的声音传来,胎儿的身子到了产道,又不动了,白起被脱力和产道的撑涨感双重折磨,竟松了力气。
“别放松啊!还有一次就好了!使劲!”我尝试着帮助他,但他如果不动,我也没有办法啊。
“阿起……这孩子若伤了你,我不会放过他的。”嬴政握住他的手,浑身充满的君主的威严与狠厉。
白起抬起惨白的脸,痛苦的摇摇头:“陛下……怎可对您的孩子动手……呃啊……”只是着急的功夫,孩子的头就已经出来了。
我真的想喊666,激将法用的NB了,随着白起的一声痛乎,孩子出来了。他倒在床上喘着气,失了血色的脸上扬起一个微笑,嬴政抱着他,不肯松开。
“阿起……我们有孩子了……”
“嗯……我们的孩子……”
那白白净净的婴儿躺在龙床上,哭完后也不闹,安安分分的睡着了,一点也没有在他爹肚子那样折腾,那出生时惊艳了我的一双鎏金的眼睛合上了,蝶翼般的睫毛扑闪着。
愿他有个好梦,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梦。

后续
“阿起,咱们的孩子叫什么好呢?”
“陛下定吧……”
“叫……叫什么呢……”
“嗯……”
……
“叫扶苏吧……”

期末考完一身轻松的本王
快夸我写了这么多
(猥琐笑)

评论(21)

热度(132)